2007年2月11日 星期日

投考消防隊目(控制)--(四)--入班了

  上回提到,收到了消防處的來信,我是在waiting list之內,當時大約是2002年的9月,順利獲聘的考生已經差不多入班了。

  既然沒有offer, 就只有繼續做電腦培訓工作,當時已經有打算,再做多幾個月便辭職,找其他工作,不要再在這行業裡打滾。直到有一天,那時大概是10月尾至11月頭左右,我接到一個電話,那位男士說:「我是消防處的,關於你先前申請的消防隊目(控制)職位,我們想請你來打指模和拿驗身信。」聽到後,我心跳加速、氣喘,緊張地回應:「好,我明天來。」這一個電話,我形容為「人生中最緊張的一個電話」,掛線後,立即通知朋友,因為我知道有資格做審查是很有機會的。

  第二日,我到了尖東消防總部,打了指模做審查,又拿了我的驗身信,幾天後去驗身。正當這些程序進行之時,我又經歷了人生中的一次震撼--公司裁員。有一天,有兩個人事部的人來到我們的部門,然後叫了一位做了十多年的資深培訓主任進去會議室。過了十分鐘,他出來了,一聲不響地走到自己的桌前,然後在抽屜中拿了自己的職員証,再回去會議室。之後,他又出來了,便坐在自己的位子上,打了一個電話,語帶不憤的說:「我畀人炒魷魚呀!」

  對於我這一個還算是剛畢業的人來說,這是極大的震撼,聽「裁員」一詞就聽得很多,親身經歷還是第一次。接著,上司又說:「阿XX是否出了外面工作?叫他快點回來。」聽到後,我的同事便跟我說:「阿XX都應該會被裁。」果然,他回來了便和之前的同事同一命運,被裁掉了。我看著他們拿紙皮箱,收拾東西,一下子不知怎樣反應。心想:「要是裁掉我,公司要賠錢給我,如果消防真的請我,豈不是更好?」但又再回想:「不,萬一這裡裁了我,但消防又不請我,那怎麼辦?不,還是繼續努力工作吧!」

  這件事加深了我對穩定工作的期盼,只不過是一日時間,房內由六個同事變成四個,難保日後會只剩三個、兩個、一個...在此事之前,「裁員」二字對我來說沒有太大的感覺,但在此之後,真正認識到它的可怕。消防處呀,快點有好消息吧!

  事隔數天,消防終於來電,那位女士說我真的受聘了,在12月入班,他問我有沒有問題,我回答說:「沒問題,我也不可以有問題吧!?」我終於可以交辭職信了,我的上司看見我的白信封,便說:「你唔係下嘩?」我說:「我係呀!」他問我為什麼辭職,我如實交代,他也沒什麼可說,因為人工差不多高一倍,離去是正常的。雖然由於通知期不夠一個月,需要賠錢給公司,還有先前已經報了名去旅行,錢全數交了,但因為入班而去不到(最後要送給人去,白白不見了三千元)。但那時真的很高興,$18,965的薪金,是以前遙不可及的數字,朋友知道後,替我起了一個花名:「萬八」先生。

  入班前的一個星期,消防處那邊叫我再上總部一次,作一個入班前的簡報。三位教官簡單地說了日後的工作和入八鄉前需要預備的東西以及入班日的集合時間,而我們一行十二名「新學員」亦交換了電話,商討要買些甚麼入八鄉。幸好我們當中有人的父親是前消防處教官,使我們有清晰的方向去預備。

  入班前兩天,是我的畢業典禮,我特別高興,除了因為「戴四方帽」外,就是自己找到了一份得來不易的理想工作。有些同學聽到我的薪金後顯得非常驚訝,那時候的我,很飄飄然,始終都是一個剛畢業的年輕人,現在回頭一看,那時真的不夠成熟。

  轉眼間,到了入班的日子,北角消防局見!(待續)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