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2月16日 星期五

操班的日子--(一)

  上回說到,我真的受聘了,還出席了簡介會,等候入八鄉受訓。教官們在簡介會時給了我們眾人一張清單,那是所有需要在消防訓練學校用的東西,要帶的物品多得很,由消防法例、熨斗熨板、到水桶毛巾、甚至藍威寶和百潔布都要我們買了才進去。教官還說要有心理準備需要剪短頭髮,這對我倒沒關係,對小姐們就可能大件事了。而我們的訓練比起消防員少一點,只有三個月,當中約兩星期在八鄉,其餘時間會在尖東消防總部學調派。教官又說,訓練期雖然短,但不代表畢業就真正可以做好工作,因為一般新人最少要做上半年至一年才能真正獨立處理事件。

  我們一眾學員分配了誰負責買甚麼後,一切就等待入班的日子,在北角消防局集合。那天早上,我背著一個攀山背包,手持著那個每個學員也有買的消防旅行袋,就往北角消防局去。到達後,早已有部份同學先到了,跟我們一同入班的,還有一隊消防學員和一隊救護學員。人齊了後,大家便分批到上面的制服倉領制服。其實我一直也擔心,自己個子小,而消防員一般身材魁梧,害怕沒有我的制服呎碼。幸好,大部份制服也能找到合身的,只有那件夏季恤衫拿了大兩個碼,算吧,反正那時是冬天,沒需要穿它。

  大家拿了制服後,便乘坐處方的旅遊車往八鄉消防訓練學校。到達之後,教官替我們安排了男學員和女學員各一所房間,並安排了稱為「髮官」的理髮師替我們剪髮。這一下可令大家頭痛了,因為我們看到八鄉的消防學員,全部都是剪了近乎沒頭髮的平頭裝,連教官也想不到(因為他本身是Control人,只是今次特別派來教我們)。還記得第一個剪髮的是位女同學,儘管她們不用像男生般「剷青」,但在剪髮後眼部通紅,想是哀悼著自己的秀髮吧!

  一會兒後,我們十二人的頭髮全都被「髮官」削去了不少,還開玩笑說自己像個囚犯。然後,校方又安排了幾位學官(消防隊長學員、即未來阿Sir)來教我們八鄉的規例和制服的要求,包括最緊要的磨鞋和熨制服,因為每天早上八時三十分所有學員也要在操場上集合,給教官們檢查制服。由於我們一行人全部沒有紀律部隊經驗,邊學邊做下,那天晚上,單是預備制服已經花去了不少時間,還要收拾房間、清潔等等,最後大家都要到淩晨三時左右才能睡,但明天的六時半便要起來做早操了。

  稍睡一會,又起床了,是早上六時三十分,室外氣溫攝氏八度。要做的首先是到操場做早操,包括掌上壓、伸展運動、跑步等。之後回到房間換回那套藍色的「三級制服」,再吃早餐。但每次吃飯前,必須到操場集隊,人齊了才能進去飯堂,每次也要做一大堆儀式。吃過早餐,便要到操場準備「受死」了。

  早上八時半左右,所有學員集合在操場,等候教官檢查制服。雖然之前一晚預備了很久,但畢竟是第一次,各人的制服當然不達標,還記得Madam駡了我一句:「條褲咁縐,尋晚著住訓覺呀?」爸爸教落,當然要認衰:「Sorry madam!」其實一來我們是第一天,二來一向control的人訓練也比消防員溫和一點,所以自己還受得來。但旁邊的消防學員可不好受,有的被教官用粗言破口大駡;有的被教官用棍打雙腿,因為雙腿站得不正確;有的被教官罰掌上壓,有些人三十下,有些人五十下,更有些做完五十下後,因為再犯其他事,再被多罰五十下。我們看在眼裡,已深感紀律部隊果然不是鬧著玩的,亦使大家更害怕,整天活在惶恐之中,害怕又因甚麼事被罰。檢查完畢,便到課室上課。(待續)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