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2月21日 星期三

操班的日子--(二)

  上回提到,自己進了入鄉受訓,感覺一點都不好受,校內氣氛很緊張,教官們經常喝駡、懲罰。第一個上午,已經在操場上被駡得體無完膚,沒辦法,只有忍氣吞聲上課去了。

  課室內卻是另一個世界,教官們變得仁慈了。後來才知道這是一個慣例,在操場上教官必定會事無大小大駡一頓,回到課室他們卻變成了一個普通老師。不過,比起中學當然是嚴格很多,仍然不能夠很輕鬆,千萬不能夠睡著。之後每天都是這樣的安排,上午六時五十分集隊做早操,之後吃早餐,八時半到操場受檢閱(parade),跟著被駡,然後上課,直至午飯時間,吃畢後再上課,然後吃晚飯,之後才有時間回房間整理明天用的制服,以及打掃房間,因為教官隨時會來檢查房間。每天的安排也是一樣,而逢星期六上午要考試。

  一天一天地過,把基本的消防法例、消防車及工具種類、防火理論等學上了。當然還有練體能、到操場學步操、在課室內學心肺復甦法,以及救火的方法學到了。當然,最有趣的是穿起防火衣學救火、最悶是聽法例,最辛苦應該是步操了。「金雞獨立」相信當過紀律部隊的人都知道有多痛苦,即使你沒有學過步操,如果有看過電視劇「學警雄心」也會見過,對了,順帶一提,其實「學警雄心」內有些內容是引用了我們一顆人的經歷,因為我們其中一位同事的親戚正正是「學警雄心」的編劇,特別是當中薛海琪用壞熨斗的一段,是真人真事啊!

  要數在八鄉內最難忘的事,應該是「操車」。可能你會問,天天也被罰和被罵,還有什麼特別?可是「操車」卻是另一回事。所謂「操車」,其實是教官會找一些藉口,在夜晚十時左右敲鐘,要全體學官學員到操場集合,然後罰做五下掌上壓。「五下咁少?」沒錯,是五下,不過是二十分鐘做五下,教官不叫你起,你不能起,要維持「落」的姿勢,未試過的可以試試有多痛苦。有一晚,突然響鐘「操車」,我們很快便到了操場,可是有一些消防和救護學員那個時候在洗澡,遲了很多才到操場,結果當然被罵一餐。之後教官便說出了當晚的主題:「我看到有人在N座地下吸煙,是誰,出來!」當然不會有人認,甚至有沒有其事也不知,之後教官便說:「沒有人認嘛,好,一齊受罰啦,全部掌上壓位置!」掌上壓便開始了,過程也很長,當中有人姿勢不正確,被大喝:「低D呀,全個操場得你一個咁高咋!」做了「幾下」後,便放我們回房間。

  八鄉規定,頭一個月的訓練不能外出,我們在那裡兩個星期,當然也不能外出,只得叫親友在星期六日來探訪,順到帶一些日用品來。那個時候,正是聖誕節,我們一眾男生常常也在房間唱著:「Lonely, lonely chrismas...」而且,2002年那個冬天特別冷,早上石崗的溫度只有六七度,但我們的禦寒衣物其實不太夠,最記得有一晚,氣溫下降至四度,我的同房都冷得醒了不能睡(我卻蓋著羽絨被在Zzzz,哈哈),第二朝的parade, 我們全都冷得全身抖震,鼻水一直流但不能抹,那一刻是畢生難忘。

  轉眼間,過了兩個多星期,是時候離開八鄉,轉到尖東消防總部受訓,換句話說,可以回家了。在我們的車駛離八鄉之時,我簡直想大叫,終於離開了。在八鄉生活的日子是辛苦的,但出來以後,卻引以為傲,因為我真正的受過紀律部隊訓練,是一個難得的經驗。(待續)

2 則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