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2月24日 星期六

操班的日子--(三)

  離開了八鄉,轉到尖東消防總部受訓,簡直是「重見光明」一樣。雖然每天早上依舊要檢查制服,一樣要上課,有時還要到第二間消防局練步操,但始終能夠回家,又可以約約朋友,總比八鄉的二十四小時驚慌快樂。

  在總部受訓,真正要學那套麻煩的調派系統了。那個時候還是使用第二代調派系統,是一套Unix介面的系統,就像未有Windows年代的DOS,打一個英文指令,它就執行。對我一個過氣IT人來說,要一下子記那麼多指令也有點吃力,還有是那些千奇百怪的調派指引,全都要牢記。舉個例,一級火警去什麼車不難,但三級火或以上有十多車,還有各種工具、負責長官;還有是各式各樣的特別服務,高速公路車禍要怎樣兩邊派車、攀山拯救要怎樣拿到事發地點座標、救貓救狗拆蜂巢又怎樣做...一大堆東西,等著你來記,最重要的是:記錯了,會害死人的。還有是輸入地址的方式,大家可能也會有疑問,簡單數十秒,怎樣可以將地址輸入電腦,再由電腦選擇合適的消防/救護車呢?是用廣東拼音。例如報案人住在大窩口邨富泰樓,輸入電腦便按「dai wo hau chuen fu tai lau」,電腦會找出最近似的地址給你選擇,選中了便再找最近的車輛,這個拼音表,又是要死記硬背。

  這些東西當然要考試,但我們的考試不同以前在學校的形式-就是不能夠有任何題目拿零分!若然你總分合格,但有一條是零分的話,你便要見阿Sir,被狂駡一輪之後,再要罰抄。沒錯,是小學生玩意的罰抄,抄的是那些常務訓令、或者有關紀律的法例,那時候寫的字多過讀三年大學所寫過的!

  轉眼間,三個月的訓練期過了一半,「預備組」訓練夠了,教官安排了我們真正「後備上陣」,吸收「比賽氣氛」。第一次收的求助電話,教官在旁看著,自己則要接電話、入地址、選適當的事件類別、派合適的車輛。聽起來不難,但實際上一來還不算熟練,二來整個過程要在一分鐘之內完成,人命在你手,那有不緊張的道理。我還記得第一次收到的求助是平安鐘代一名長者報案,而且病人自己不知能否開門,派救護車以外,還要派消防車去破門。自己的表現?當然不好,又被教官駡一頓。自此之後,不斷也有機會試接求助電話,慢慢開始熟練了。

  除了這些訓練外,課程還包括了一天的救護車實習及在駐醫院救護車職絡主任那裡實習。救護車實習是給我們體現被調派者的辛酸。實習的那一天,我被派往牛頭角救護站,跟的救護車是派往觀塘消防局的。在救護行內,「觀塘車」是以多工作而聞名的,而事實上亦名不虛傳,那一天可以說是沒有停下來。到過屋邨、老人院等之後,終於回局吃午飯,但吃不到十分鐘,又叮叮噹噹地響鐘。完成任務,回到局門前,打算把剛才剩下的半碗飯吃完,還沒有下車,無線電又傳來「觀塘八十九需要參予緊急救護服務...」,全車四個人一同「X」了一聲,又去過。真正可以再吃飯時,已經是兩時。所以救護員有多辛苦,總算親身經歷過。至於駐醫院救護車職絡主任的實習,就沒什麼特別。

(當日的A89救護車)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