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5月31日 星期四

遲來的悼念



首先,本來不快樂的事不想在此提起,但最後還是覺得應該對在荃灣三級火中殉職的黃家熙師兄作出最衷心的致敬。即使是一般市民也無不覺得傷感,何況是我?著過套制服也是自己人(希望他也覺得我是),自己自從與消防處扯上關係後,他是第二位殉職的師兄,之前一位是在筲箕灣沙井救人的隊目張振威師兄。

 
  感性的東西我不懂寫。我只能說,他出事的當晚我一直留意事態發展,當看到新聞片段中救護員向他不停施以心外壓,我心裡已經暗想:「千萬不要有事。」最後事與願違,我非常難過,希望他在遙遠的地方生活得快樂。

  這件事令我有很多想法。很多人也說,消防員「返一放二」,很舒服,有些網民甚至搬出殉職數字來說明消防員工作不太危險,這件事相信也會對他們來一個當頭棒喝。隨著消防裝置越來越完善,行動組消防員的工作理應會減輕,但危險性卻絲毫不減。某些固執之士可能會說,真正的火警越來越少(每年的火警召喚近九成是火警鐘誤嗚),計或然率,遇上危險的情況不多。但事實上,這些可以用或然率來計的嗎?或然率會計算得到你今次是火警鐘誤嗚還是會變成五級大火嗎?危險隨時會降臨在每一個消防員身上,他們永遠不知道自己下一次去車是甚麼類型,無法計算。其他紀律部隊有著同樣情況,很多人說警察薪金很高,一萬五千元至二萬元的月薪,在私人機構內可能已是助理經理級,但他們的壓力、危險性是可以純粹用工資來量化的嗎?

  我對某些人的態度更不滿。當晚凌晨四時左右,消防處處長在仁濟醫院向傳媒作簡報,當他說完了黃家熙師兄的死訊和火警的一些資料後,記者們就不停地問:「有沒有低估現場情況?」「出事的消防員有沒有足夠裝備?」「有沒有依足程序?」...夠了!有人殉職了,你們還想以這些問題看看有沒有人做錯?如果有人犯錯需要負責任,當然要追究,但又是否應該在那個時候做呢?是否處長說一句有人犯錯,便要將因工死傷的消防人員的功勞抹煞呢?所謂追求真相的傳媒,又有沒有絲毫的同情心?

  這件事勾起我一次接投訴熱線的回憶。話說當年筲箕灣沙井殉職事件後,有一名市民致電消防投訴熱線,我接了這個電話。這位女士說:「你地D消防員應該整好D裝備先救人嘛,唔係話你地唔岩呀,但係都要做好左先落去呀嘛...」(註:當年有報道指張振威師兄沒有戴呼叫器)老實說,面對一般報案的刁民,我也沉得住氣,但這次我真的很激動,唯有強忍著自己的怒火,對她說:「人都死左,我有乜可以幫你呀小姐?」他還不斷重覆她的論點,我對她說:「而家事件仲要調查,你係現場咩?」我想說的是,如有責任一定要追查,但不是你和我這些單純看報紙、看電視知道事件的人說三道四。

  這些事其實在傷感之餘,亦有正面的影響,就是警惕那些純粹貪圖人工高而考紀律部隊的人,特別投考消防員,不是純粹人工高福利好,你也要付出,甚至是你的性命。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