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6月10日 星期日

調派生涯--(十三)之投訴



  近日電視播放「學警出更」劇集,其中一節講到飾演李柏翹的陳鍵鋒被一名黑社會無理投訴,負責調查的督察郭羡妮不但沒有幫他,反而處處為難,指他工作有問題。這一幕使我想起過往包括自己和舊同事們的一些類似經驗,雖然電視劇可能帶點誇張,但與現實卻有所相似,就是即使你沒有做錯,上司也未必會「撐」你。

  控制組有一樣不知算好還是不好的東西,就是所有對話全被錄音。好的一面是受到無理投訴,刁民也無從發難,例如試過有市民自己報案時說錯地址,卻跟記者說救護車去錯地方,這個時候,一段錄音足以叫那些刁民和記者收口;可是,當自已做錯時,錄音對話卻成為你的證據,將你的錯處赤裸裸地暴露於空氣中。所以,每逢有投訴或犯錯,必定要聽錄音,所以「聽帶」一詞常令大家膽戰心驚,必定會追問「聽邊個呀?」

  遇上市民犯錯,當然甚麼事也沒有,但若然是自己有錯,或者只是在灰色地帶,你也必定給阿Sir/madam「慢慢招呼」。當然有些上司比較好,會替下屬出頭,但畢竟明哲保身的上司較多,他們甚至會供你出來,來個午門斬首示眾;有些更會對人不對事,雙重標準。但不論上司好與壞,若然你的過失涉及到有人死亡,那便對不起,必定要嚴格處理,因為案件隨時會轉交死因研究庭,所以很多表現出色的同事也會因此被打落十八層地獄。

  處分方法,程度有輕重之分。重者,紀律聆訊後紀律處分,五年內不得升職或署任,就像看電影所說的「劃花File」;輕者,發配邊疆,或者到指揮車和機場駐守,亦有可能調至Day Group長期受監控,對升職亦有重大影響。未過試用期者,甚至會被人逼走。

  還有一個重要因素:同事。有些同事較好人,若然知道有人犯錯而沒有市民投訴,或者犯錯者人緣甚佳,多會息事寧人,最多私下教訓犯錯同事;但若然遇上「撩事鬥非」型的同事、或者自已的仇人,立即向上司匯報,而上司又為自身仕途著想,層層上報,上大人嚴格處理,那便前途堪虞。

  可能讀者會問我有犯過錯嗎?當然有,但有些不太嚴重,有些則被好心的同事蓋住了。但亦有試過在上司未有問及我的申述前就定我有罪,可謂啞子吃黃連。不過,紀律部隊就是這樣,有志投身之士,記緊小心工作,做錯了,大部份人不會可憐你。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