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7月14日 星期六

調派生涯--(十五)之怨氣

  「第日你地出到去做野,就會知道好多人好大怨氣。」

  這是教官有一天跟我們說的。那個時候,我還未真正工作,當然不會感受得到這股怨氣,但做下去,發現教官的確所言非虛。

  誰在埋怨?老實說,人人也是。隊目、總隊目、隊長和高級隊長各有各怨,勤力的、懶散的、聰明的、愚蠢的、得寵的、受忽視的全都在嘆氣。

  他們在怨甚麼?有的怨自己前途灰暗,升職無期。正如我之前的文章說過,隊目要擢升為總隊目首先要考試合格,之後便看遴選委員會會否選中你。但遴選委員會的揀選準則,很多時耐人尋味,一句「年資未夠」,有為青年也要等下次,讓平庸前輩先行升職;反之,一句要「拔尖」,便開設特別快線,以時速二百公里切線,年資多你十年也要叫你一聲阿Sir/Madam。另一方面,總隊目要升為隊長,要有五年總隊目年資,再加一至兩輪面試,即俗稱「見board」,但準則同樣不定,很多時工作「卸、縮、閃」之流可以升官,有能之士卻因為不合高層的眼緣而名落孫山。所以,很多同事因此耿耿於懷,明明自己有條件升職,卻沒有這種運氣。

  另外,對一些不當政策看不過眼也是怨氣之根源。原因有多個,首先是那些行動組出身的上大人根本不懂調派運作,只想實行自己的想法,很多時下了一些「做死人」的指令,正如我之前說過的先遣急救員例子;又或者施令者剛愎自用,閉門造車,而控制組的中層管理人員又敢怒不敢言,例如第三代調派系統事件;亦有時是控制組的隊長們錯誤傳遞或解讀上層信息,令前線同事們毫無士氣。特別是「有heart」的同事們,他們明知一些政策或指令不可行,向上提出,上層又剛愎自用、一意孤行,又礙於身為紀律部隊,要服從命令,被迫要執行一些愚蠢的指令,怨氣隨之而起。正如我也有說過,從前在第二代調派系統時,調派的同事有空間去不依電腦選擇,以酌情權改派其他較佳車輛,但第三代投入服務以後,長官們常說要「照gen照去,唔係就boot(紀律處分)」,亦即是說,明知電腦錯都要派,事後再更正。「得過且過型」同事或許會好一點,但「勤力摶紮型」同事又怎能啞忍?

  部門的忽視使怨氣加以累積。有很多同事也經常說,十年前後,消防局和救護站多了不少,控制組卻一個人也沒有多,加上調派的指令又複雜了,要二十四個人揹起整個香港的消防和救護服務的調派實在吃力得很。可惜的是,和救護同事的不滿一樣,處方從不增加控制組的資源,不要說想請假,想在工作中休息一下、渴一口清水也有點困難。

  還有是「不患寡以患不均」工作量。控制組分開三大崗位,控制中心、指揮車以及機場救援指揮室,前者是持續忙碌的工作,後兩者卻是相對較少工作量的崗位。原本只要透過適當的調動,讓同事可以輪流在辛勞與較舒適的崗位當值,大家會覺得公平一點。無奈高層們卻不知何故,使苦者越苦、閑者更閑,有些人可以在指揮車過了很多年也不用回控制中心,反之當年與筆者差不多時間入職的人,過了近五年,仍有很多人從未步出過控制中心去工作。再勤力的人總會有疲倦的一刻,同一個職位但大大不同的工作量,又怎會沒怨氣?

  當然,怨氣這東西並非control獨有,其實每個辦公室都或多或少會有一點,但這的確與管理質素有關。能體諒下屬的部門,很多時會較有士氣;反之,那些只懂用「紀律」來箝制下屬、擅長擺管威的部門,士氣還可以有多好?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