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7月26日 星期四

調派生涯--(十六)之工會

  還在控制組受訓的時候,教官安排了工會的同事跟大家介紹控制組的工會,順道招攬我們加入工會。當時對工會當然沒有太大的感覺,心想它就像求學時期的學生會吧,為同事們爭取福利、搞些活動等。我那時也沒有多想,那位工會主席跟我們說完了我便填妥申請表和預備會費,正式被「踢入會」了。

  後來,有次跟教官談起工會時,他說了一個道理,我也非常認同。教官本身也是工會幹事,他認為,在任何工作也應該加入相關的工會,一來為自己的利益著想,二來工會也必要有多些同事成為會員,對著管理層才有議價能力。一個會員人數不多的工會,跟本談不上有認受性,提出再好的建議,管理層一句「你代表性不夠」便已無話可說。所以,在我離開控制組到了別個部門後,在同一時期入職的新同事中,我是唯一詢問「如何加入工會?」的人。新部門同事聽了我這個問題,也覺得很奇怪,為甚麼會有人主動加入一個在他們眼中無甚作為的工會?背後的原因,當然是昔日教官的道理了。

  工會的作用有幾個方面,天下太平之時,是舉辦活動的組織,吃團年飯、遊船河、遠足旅行等;遇上大事大非的問題時,是各會員的代表,向管理層說不、提出反建議,藉以確保大家的利益。負責管理工會的同事,屬義務性質,理應備受尊重。

  可是,這個世界太多人只講權利,不談義務,永遠只想著自己應得到甚麼,但不會記得自己需要付出甚麼。有位曾當過一屆工會幹事朋友說,初時參選工會也有一點抱負,想為各位同事做一點事。但當選以後,發覺現實原來有很大差距。例如,每當部門有甚麼不當的政策時,一些同事會跟她說:「你係工會架喎,工會應該幫我地反映下啦!」但當工會真的反映意見後,可能爭取不到所求,又或者只能爭取到一部份,那些同事們又會說工會沒用,幫不到他們。而且,當工會要求大家出席會員大會時,很多人又會說「沒時間」、「我很忙」、「我要湊仔」...等等。稍為對這些組織有認識的人也知道,會員大會需要符合法定人數才不致於流會,但那些叫工會反映意見的人,又有多少會盡自己的義務?徵收會費的時候就更可笑,控制組最低級也是一個消防隊目,月入最少也有近一萬八千元,工會年費每年才一百元,當遇上負責收會費的同事,有些人卻左閃右避,「沒有錢」、「咁貴架」、「無散紙」、「下次先」等藉口充斥著整個控制中心,和繁忙的無線電對話融為一體。所以,那位當過工會的朋友最後意興闌珊,拒絕競選連任。

  當然,有些時候,工會本身也會有一些問題需要檢討,例如對管理層的態度、幹事本身的操守等等。但每當會員們對工會有不滿時,並不是站起來說其不是,而是選擇退會,務求明哲保身,使「工會不代表本人立場」。

  我心目中的工會,是會為會員爭取福利,反對管理層欺壓,但另方面要務實一點,不能脫離現實,以及顧及多方面的利益。正如最近宣布公務員加薪約百分之四時,在一個公務員團體表示加得不夠,我得知有關消息立刻破口大罵,因為這完全是脫離現實及有損公務員在公眾的形象。而作為會員,即使不是活躍會員,每年出席一次會員大會和交會費也不是太過份的要求吧?

參考網頁: 香港消防控制組職員會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