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9月6日 星期四

調派生涯--(十八)之官威

  官威一詞,會令大家想到甚麼?是古裝片中,坐在公堂上的包大人,向著堂下的疑犯大喝一聲「大膽刁民!」?還是時裝片中,法官在法庭上用手鎚拍打桌面,大叫「肅靜」?抑或是「烈火雄心」中的教官夏韶聲,在操場上嚴厲地訓斥王喜和錢嘉樂等學員?以上這些例子,都能夠體會到官威是甚麼。但在真實的世界裡,特別是消防處這部門,絕對不單如此膚淺。

  作為紀律部隊,從進入學堂那一刻開始,已經跟你說階級。在學堂裡,只要你有階級,就可以對地位渺小的學員耍官威,學員們必定要乖乖服從,否則便是違反紀律。所以,普通的學員從第一天開始已經需要習慣在官威之下受訓和工作。即使是又稱為學官的隊長學員,他們雖然畢業後會是阿Sir,但一天未畢業,仍要聽從學堂中「兩柴」或「三柴」教官的命令。

  一個剛畢業的見習隊長,或稱為一粒花的,當然沒有太多本錢向自己的下屬耍官威。理由很簡單,他們對工作絕對比不上動輒已工作十多二十年的消防員或隊目,所以離開官威二字有一段距離。但隨著時間過去,經驗的累積,根據規例他們只要考試合格,數年後便會成為高級隊長,自己管理一隊消防人員。隨之而來的,是下屬們的奉承,天大的事也沒緊要,下屬們為了前途,自然有勇士敢於賣命。當一個小孩子受到父母的溺愛後,孩子們也會變得頑皮,因為這是人性;當一個人在那個空間裡可以呼風喚雨,多數也會變得有點氣焰,就是官威的降臨了。

  我上大學政治學基礎的第一課時,教授已經說:「權力使人腐化,絕對的權力使人絕對的腐化。」說得不錯,因為人性的確如此。可能讀者會質疑,總有例外吧?當然,世事無絕對,但是例外的不多。話說回來,當高級隊長的,由於還要負責行動工作,始終要接觸市民和外界,眼界會闊一點,官威未必太嚴重。但當他們成為一局之長,甚至一區之長後,手下多了,權力大了,有更多人溺愛了,這個「小孩」就當然可以飯來張口、衣來伸手,還可間中撒野,就像消防局的紅色大閘關上後,自封為王一般。

  帶來的問題是甚麼呢?就像古代的帝皇一樣,剛愎自用,漸漸活在自己的世界裡,不聽下屬的意見,不理實際情況,自己想到什麼便做什麼,順我者生,逆我者亡。要例子嗎,看看先遣急救員和第三代調派系統吧,還有從來不夠資源的救護服務。想做諫官?恐怕斷送前途之餘,對事情亦毫無建樹。而且,下屬還要忍受他們的指指點點,公事當然要啞忍,甚至要下屬替他們做私事,大如局內翻新、小如維修電腦,一樣要做,做得好未必有獎,但做得差一定受罰。

  問題的癥結在於職位越高、眼光越窄,當他們手下有千百人之時,還會有甚麼挑戰?因為這是紀律部隊,大部份下屬也是循規蹈矩的,即使偶有反抗之士,亦難有作為。反過來,看看私人機構或文職政府高官們,他們既要和多方面接觸,也不是有絕對的權力。正如前國泰及香港電訊高層張永霖先生在他的著作中提到,當他遇到工潮時感受極深,因為他從來是在辦公室呼風喚雨的人,到了員工罷工時,他反過來可以被任何一個最低級的員工指著來罵。紀律部隊的高官們,沒有機會受這方面的磨練,因為下屬們不但不能罷工,連反駁上司也違規,使這些高官成為受保護的管理層。

  有人認為,紀律部隊的管理人員必須要強硬、有威嚴才能駕馭下屬,但威嚴從何來?是以階級和紀律條例打壓下屬,使人覺得你有威嚴?還是自己出色的管理和工作,做到不怒而威、下屬尊敬?可惜的是,在這個部門中,後者少、前者甚多!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