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2月23日 星期日

不高興的加薪?

  二零零七年中,立法會通過公務員事務局的「2006年入職薪酬調查結果」,該草案在零七年八月生效。簡單而言,入職薪酬調查顯示相對於私人市場的同等職位,大部份公務員的入職薪酬遜於私人市場,必須增加入職薪金以保障公務員職位的吸引力,按個別學歷要求,加幅由一個至五個增薪點不等。二千年四月後入職的現職同事,如果薪金少於新的入職薪金,便會上調至新入職薪金水平,而薪金已經高於新入職薪酬的同事,便會額外獲得多一個增薪點。

  本來,對於二千年四月後入職同事而言,大部份人獲加薪,理應欣然接受,但有很多人卻高呼不公平,特別是入職薪金上調五個增薪點的職系,因為他們可能做了五六年公務員,但人工卻比新入職的同事一樣或只高一個增薪點,薪金反映不到他們應有的年資。

  筆者也是受惠的一群,有多於一個增薪點的加幅,現時人工亦和剛入職的新人一樣,但我卻沒有強烈感覺到所謂的不公平,為什麼呢?

  首先是政府的回應。政府表示不能夠完全按上升幅度加薪給現職同事,是因為日後的薪酬調查結果若然是向下調,將不會要求現職同事減薪,屬於較平穩的做法。坦白說,做公務員很多人也是求穩定,至少我自己也不會接受今年加五個增薪點,隔三年又減我五個增薪點這樣過山車式的波動。

  其次是邏輯問題。這次調查結果主要因為現時私人市場工資上升了,要用多些錢去吸引新人,是反映現時私人就業市場的水平。二千年至零五年經濟不景,入職薪酬自然低;現時經濟好了,當然要調升入職薪金。至於為何要加給現職的同事,政府也有說明,是避免工資上出現「新人勝舊人」,做成管理上的難題。

  至於有人認為「薪金應反映年資」,我就不太認同了。舉例說,兩個到達頂薪點的人,一個年資二十年,另一個三十年,同樣也是工資一樣、年資不同,又有何不公平?
  再者,最近看了前美國聯儲局主席格林斯潘的新作其中一段後,說穿了大部份虛榮心態。格林斯潘在《Age of Turbulence》一書中說了一個故事:有教授問一班哈佛大學的學生,會選擇以下那個情況:-
A. 自己年薪$50,000,但同期畢業的同學平均只及自己的一半
B. 自己年薪$100,000,但只有同期畢業同學平均人工的一半

  書中說,大部份人選擇(A),即寧願自己少些收入,也不希望自己落後於人。話說回來,覺得這次加薪不公平的人又何嘗不是(A)的心態?自己其實加了薪金,卻因為覺得與新人的入職薪金差距不夠顯著,覺得人家好像追了上來,自己則像比下去了。如果不跟別人比,自己工資多了幾個百分點,為什麼還不高興?

  筆者在這件事上不是為政府說話,也不是自命清高。如果政府說完全按調查上升幅度追加薪酬,我當然樂意接受,但如果是以現時的措施來說,我一樣高興,至少薪金真的上升了,再去想什麼「人工和新人一樣」、「政府欠幾多個pt.」等等亦無濟於事。與其做貪慕虛榮的(A)型人,倒不如做個實際較高收入的(B)型人。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