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8月19日 星期二

調派生涯--(二十七)之我要放假

  怎樣的工作狂人也好,總也要停下來休息一下。放假原本應該是一件喜悅的事,但在控制組裡,必定是先苦後甜,大部分同事在放假之前,總要受到不同的折磨。

  為什麼是先苦後甜呢?首先講講編制上的安排。控制組每更二十四人,由於輪更使實際工作時間少於規定工時,所以每更應該有兩名同事要「補更」,補回工作少了的時間。由於多了兩個補更的同事,所以理論上每更可以有兩個放假名額,所以很多時會有兩位同事同時放大假。

  由於人數有規限,所以放大假的日期,通常在對上一年編定了,而且日子會每年向前退一個月左右。例如今年放十月,下年便放九月,好讓大家機會均等,理論上不會有人年年放聖誕,又或者永遠不能在公眾假期中放大假。

  大家明白了制度,便可以談當中的麻煩之處了。首先,每人有不同素求,有些人喜歡放暑假與家人遊玩,有些人喜歡在旅遊淡季享受平價機票,所以在雙方同意下對調是沒有問題的。但有些人卻會從中「出術」,在沒有在別人的同意下更改大假日子,或者以一堆藉口說服主管,逼使人跟他換。所以每逢編定來年大假時,必定多是非,要花九牛二虎之力才能奪取心頭好,編更的同事更加是磨心。

  經過一輪激戰之後,便會將編定好的大假表交到管理層。可能大家也會想,一年那麼長,很多事也意料不到,如果有改動怎算?答案是又要花一大輪工夫。不論中途與人對調日子,或是大假時間加長縮短,一律也要向上級呈上Memo,當中還要寫上理由,請上級批示。有些上級更會加以留難-「私人理由?即係咩理由呀?咁唔係理由黎架喎!」、「編左你放四更,做乜要縮短呀?唔夠假?你仲有幾多呀?」...

  所以,從編定大假開始,一直到放假的前一天,會有一大堆的繁瑣事情,還會有被人改動日子的可能,故此我說這是先苦後甜,給上司、同事折磨一大輪後才可放大假,當然還有不明白這種情況的另一半所給予的壓力:「Plan好哂下個月去旅行,又做乜突然話唔得,有無搞錯,我唔理你呀,你點都要陪我去旅行...」。

  說完大假,問題又來了,兩人補更,兩人在放大假,那就剛剛好,那麼其他人可以放假嗎?除非是「紅白二事」,否則理論上是不可以的,所以便要看看編更同事的能力和是否樂於協助了。當然,如果上司允許工作人數比編制少(俗稱down人),那便可以放假,但負責某個地區的同事便因為少了一人而更加辛苦了。所以假如同事有要事請假,例如考試、上學等,便要看看主管是否好人才可放假了。還有一項recall條款,就是如果真的有需要,可以取消你的休假,把你召回到工作崗位,事實上亦有試過。

  說到這裡,大家也可知道在控制組內想放假是何等難事,所以便經常出現「出絕招」的情況-請病假。所以,有很多議員和傳媒常常針對紀律部隊請病假多的問題,在我看來是解決不了的事情,因為同事循正常途徑申請放假,程序複雜之外又諸多阻撓,反而一張醫生紙卻乾淨俐落,還不用看人家的面色,求人家給你一天半天假期,甚至給人家取消休假。當然我並非鼓勵大家「出絕招」,而問心自己亦從未試過,但想從放假這些小事給大家再次說明,紀律部隊內的麻煩,不是一般人可以想像得到的。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