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0月4日 星期六

朋友,可知道身在福中?

  最近金融海嘯,差不多人人皆知經濟將會轉差,金融、地產界已經開始有裁員事件,經濟週期步向衰退已是無可避免。看到此等情景,又想起上一個衰退期時自己的所見所聞。

  二零零一年九月十一日,相信大家也記得發生了歷史上可怕的九一一事件。如果有看過我很久以前的文章,可能也會記得我在大學時期在某著名電腦教育中心任兼職導師。那一晚,有些學生在小息後跟我說:「阿Sir,美國好大件事喎!」當時不以為然,回到家後才知事態嚴重,還有半年便畢業的我亦心想:「這樣畢業時找工作必定很難了!」

  果然,九一一後一下子把經濟也拉下去了,隔幾天後回到任職的公司,已經有數名兼職導師的課堂被抽起,交由相對較便宜的全職導師任教。因為在這一行,當Freelance的一般口碑好才可繼續受聘,所以質素較高而薪金當然亦較高。那個時候,已自知「命不久矣」,加上新學生的數目直線下降,我完成了手上的課程後,便沒有被安排任何工作,可算是未畢業、先失業。

  雖然自己當兼職並非有任何家庭負擔,但畢竟習慣了自己賺錢生活,不好意思再問家人要錢,所以之後繼續嘗試找類似工作,幸好最後找到一家社福機構的電腦中心的工作,負責教導讀書成績欠佳的青少年一般電腦知識,但薪金已大不如前。所以,當時的我,相比起同年紀的同學,對這個世界見聞的確較多,因此亦成熟了不少。

  到了畢業後,我很久以前也說過,自己很想找非電腦行業的工作,奈何經濟不佳,自己又缺乏競爭力,只好到某大日資電腦公司任全職電腦導師。朋友也知道,當時的我很不開心,因為深知這行業沒前景,卻又逃不掉,直至加入消防處才改變過來。

  在等候驗身報告、預備的時候,更大的衝擊來了--裁員。我以前也有提過,人事部突然來了兩位像「死神」的同事,召了兩位同事入會議室,之後陸續出來,找紙箱收拾私人物品,這種愁雲慘霧,畢生難忘。

  那時是二零零二年末,我既知道外面的世界很壞,亦知道這份工作得來不易(一萬人選廿多人),所以當時的確很珍惜消防這份工作。受訓完畢後,沙士來了,很多師弟畢業後不是找不到工作、就是薪金低至六千多元。相比之下,自己的薪金差不多是他們的兩三倍,更覺幸運。

  到了沙士差不多完結了,有一天放假時,路經先前任全職導師的舊公司,便趁機會上去探望一下舊同事們。豈料真的像電視劇的橋段,舊同事們看見我便說:「你為什麼回來?你怎樣知道是今天的?」我一頭霧水,問:「甚麼今天?有甚麼事嗎?」他說:「今天我們Last Day了,我們培訓部門蝕了很久、撐不下去,要解散了。」那個時候,面對著前路茫茫的舊同事,又想想自己的穩定工作,真的啞口無言、又百感交集。(這一部份是真人真事,並非虛構。)

  所以,我經常跟一些近一兩年才畢業的年輕同事說起這些經歷,讓他們知道,其實自己已算很幸福。有時亦會將這些經歷分享給比我資深的同事,因為我知道,他們在八九十年代香港經濟熾熱的時候加入政府,相信沒有我這些經驗。裁員,他們可能聽得多,卻未曾見識過。

  因此,在珍惜現在的同時,我亦很討厭一些完全不懂外面世界的公務員和公營機構人員。正如以前經常有消防控制組的同事說:「Control唔好做架,出去私人公司闖下啦!」說來容易,可知道外面的世界有好亦有壞?你當然可以發達,但亦有可能被裁員,可否知足一點?又例如小弟的一位教師好友,在某次聚會中說:「加人工5.29%邊到多,都係僅僅夠追通脹!」我和旁邊任職某大私人機構的朋友立即痛罵一頓,可知道經濟雖好,加薪並不是必然的,雖然有些人加薪數十個百分點,有些卻可能原地踏步,有人工加,還想怎樣?

  記得身在福中要知福,知足一點,自己也高興一點。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