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3月31日 星期二

聲譽,有時就此受損

  消防隊目(控制)的筆試已於剛過去的星期六完成,原本應該順利完成,偏偏今天報紙卻報導其中一個考場發生試卷不翼而飛事件,試場主任更要求搜查考生物品,惹來考生不滿,向負責試場管理的考評局、消防處和私穩專員公署投訴。

  該投訴人形容考試完畢後,監考人員發現少了一份試卷,便立即封鎖出口不准考生離開試場,並要求搜查考生的隨身物品才可離開。有考生質疑該試場主任不是執法人員,無權搜查考生私人財物,於是作出投訴。而考評局亦指該試場主任沒有按指引處理,局方在得悉事件後已立即要求該試場停止搜查考生物品。

  我覺得在這次事件中,試場主任不按指引處理,犯下錯誤之餘,亦令自己和所屬部門無端受責。其實很多人也知道,市民在人權法的保障下,只有執法人員例如警察、海關等才可以搜查市民的隨身物品。所以即使在學校裡,現在老師們也不會輕言搜書包。試場主任為避免犯上遺失試題之錯,竟然越權而犯了一個更大的錯誤,實在不智。

  考評局回應傳媒查詢時指該考場主任經驗不足,筆者雖然無法知道他的經驗如何,但對事情的警覺性絕對不足。有別於會考和高考考生,投考消防隊目(控制)的考生來自五湖四海,既有未畢業的人,亦有社會經驗豐富的在職人士,甚至是現職警察或公務員。若此事換了是會考或高考考試,由於考生們絕大部分只是十來歲的學生,即使被侵犯人權亦未必會反抗。但既然這次考試的考生很多是社會經驗豐富的人,試場主任如此越權,考生怎會讓他得逞?

  其實這件事亦可警惕所有現職公務人員,很多時自己個人的犯錯,是會累及部門甚至整個政府的聲譽,而事實上是可以避免的。筆者記得上一回入境事務主任筆試時,通知信內寫了考生須於開考前十五分鐘到場,否則可以被拒參與考試。有網友在討論區上寫,當日自己遲到了,試場主任拒絕讓他與其他遲到者進入試場,有考生表示要投訴該名試場主任並要求他提供姓名,但該名主任指該試場只有一名主任,拒絕提供姓名。這名試場主任無疑是將小事化大,原本考生只投訴被拒入場一事,卻因為該主任的不合作,變成額外多了一項投訴。

  在這個服務為本的年代,快餐店和超級市場的服務員也有名牌掛於胸前,作為政府部門考試的試場主任,亦是代表著政府的人員,向市民提供姓名本來並不是甚麼大事,筆者工作時亦有被市民要求提供姓名職級的經驗,根本無必要、亦不能隱瞞。而事實上亦試過有警察被投訴在一宗案件上處事不當和拒絕向市民提供姓名,最後被裁定拒絕提供姓名一事罪名成立須受紀律處分,反而處事不當的指控不成立。試想,如果他應要求給予投訴人自己的姓名職級,在此事上便完全沒錯。

  所以,作為公職人員,對工作應有一定的警覺性,因為很多時做錯了不單是自己受害,還會累及部門和整個政府,做決定前該想一想後果。對於投考中而仍未加入政府的朋友,亦要知道這是公職人員先天性的局限,很多時錯了不是你個人的事,是會累及很多人的。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