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4月7日 星期二

捱不下去?

  今日多份報章刊登了入境處入境事務學院校長的訪問,內容當然是圍繞投考入境處職位以及其訓練情況。有志投考入境處的網友當然要留意,但有一點是大家也值得注意的,就是校長梁偉光有感新一代未必能適應艱苦的紀律訓練,指出「呢類青年為數唔多,但就越嚟越多。」他舉例說,曾有男學員在受訓途中決定退出,但翌日即返回屯門的訓練學院,要求部門給他多一次機會,教官追問原因,答案竟是因「俾阿媽鬧」,但根據入境處的規定,已退出的學員不能「回頭」。

  其實從小開始,父母已經常常說我們這一代不及上一代刻苦耐勞,這是普遍而不能否定的情況。在我看來,這是因為社會進步了、物質多了,繼而人便會因此退步。像我們父母一代十四五歲已經要工作為家庭經濟出力,現時十四五歲的青少年卻每天在花錢吃喝玩樂,自然不及上一代「捱得」。

  還有是意志不夠強。年青人投考紀律部隊職位,當然各有原因,有些人為理想,有些人只為人工高,亦有些人只是胡里胡塗人考我考卻又成功獲聘。視紀律部隊為志願的人,當然在訓練時受多少苦也會有意志撐下去,問題不大;為高薪穩定的人,原本問題亦不大,皆因俗話有云:「有錢使得鬼推磨」,為了錢,為了穩定工作,再苦也能捱下去,但新一代生長在一個富裕的社會,成長於香港經濟最熾熱的九十年代初,絕大部份也不需要像六七十年代時的年青人般負責養家,捱苦的意志自然不強;至於胡里胡塗考進去的人,更加不用說了。

  提到紀律部隊受訓期間退出的例子,筆者所見、所知的例子不少,甚至比起梁校長所說的「裙腳仔」故事更震撼。話說一兩年前,某紀律部隊有位學員在受訓初期常常捱罵、受罰,一直不開心。某天早上,同班師兄弟們如常在早上集會,才發現不見了他,打電話給他又未能接通,於是通知教官,大家又在訓練學校裡嘗試尋找他。回到學員宿舍,看看他的儲物櫃,發現他的物品已經不見了,只剩下政府給他的所有制服和工具。教官由於用盡方法也不能聯絡上這位學員,唯有向全部門發出訊息,表示一名學員失蹤,呼籲同事提供資料。最後,原來他回了家,又把手機關掉,教官問他原因,他只回答一句「我唔想做」,連辭職信也不打算寫。

  紀律部隊的訓練當然是辛苦的。其實除了個別極差的例子,一般學員只要有心做好,教官亦不會忍心把你革走,畢竟請一個人的成本所費不少,問題在於自己是否很想當這份工,或者自己對紀律部隊的工作有了心理準備。最近失業率上升不少,很多人為求一個鐵飯碗,紛紛投考聘請人數最多的警員,我真的很懷疑有多少人是真的有志加入警隊、又有多少人以為紀律部隊訓練就像「新紮師妹」或者「龍咁威」一樣。真正打算投考的人,記緊高薪與工作難度是正比例的,必定要有心理準備去克服。當你日後捱過了,昂首闊步操過檢閱台後,這些難捱的日子便會變成美好的回憶。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