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5月31日 星期日

  想投身成為公務員的人,當然各有原因。有些人為的是穩定工作,有些則因為厭倦了金錢掛帥的商業社會,而亦有些則認為公營機構的人事問題應較私人機構簡單。前兩者當然是最正常的想法,但後者卻未必正確。

  筆者有位朋友,任職紀律部隊多年,最近開始所謂「入zone」的階段。所謂「入zone」,意指他經過多年努力,年資和工作表現已中被列入有潛質升職的名單內,只要繼續努力,便有望晉升。本來此事絕對值得高興,但他卻有點不開心,反而懷念舊日做新人時的歲月。

  原因何在?正是因為他自己是「勤力搏紮型」,又得到上司的賞識,有原本已「入zone」的同事感到受其威脅,開始有所動作-例如向上司打小報告,或者扭曲他的言論令同事排斥他,又或者惡意中傷等等。無緣無故被連環「放箭」,不停問為什麼自己明明工作地位提升了,反而受的氣更多呢?

  筆者於嘗試向他分析,這是制度和部門文化所做成的。當大家還是「新仔」時,坦白說如果有人談升職只會給別人恥笑,因為大家也知道自己還有很長的路要走,其他年資較深的同事更加不會認為新人會對自己有威脅,縱使要學的東西有很多,但同事對他們還有著包容的態度;但到了這批新人長大成人之後,便開始要「跑」,不論他們相互之間、還是與年資較深的同事也會開始認定對方是升職的對手,因為絕大部份職系的架構是傳統的金字塔型,越高級越少職位,要成功,打擊對手自然是其中一項技倆。所以筆者所見,除了一般同事之間的鬥爭,還會有原本份屬好友的同事因而反目成仇、各不相讓。這方面,某些職系如部份文職主任的同事很難體會,因為一般如EO等的文職主任也是欖核型架構,即中層的職位比基本職位數目更多,不用爭回來,但職位如紀律部隊員佐級的「柴」則是競爭激烈。正如筆者某位消防隊長朋友所講,消防員要升「兩柴」(隊目),比起和街外人一同考消防隊長競爭更激烈、「見board」的次數更多。

  或者你會問:照道理上司們也知道這種情況,對於別人的小報告,是否應該也懂分辨是非?關鍵就在於工作文化。政府部門,特別是紀律部隊,很多時下屬犯錯,上司也要問責。於是上司們接到了小報告,有的會採取寧可信其有的態度,以減低自己的風險。其次,上司們也是這種環境下升職的,他也會明白這種風氣,便可能利用此局勢,弄些權術,令各人也會在他指揮下努力工作,好讓自己的管理更為順利。

  有人,就有政治,這是難以避免的。所以有些人會選擇與世無爭,避開這些風風雨雨,但畢竟上望高處是人之常情,多做事、少說話似乎是最佳的對應方法,因為很多時「有麝自然香」,你的工作能力和態度如何,人家是知道的。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