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月8日 星期五

八十後談八十後

  最近最熱門的詞語,想必是「八十後」一詞。「八十後」原指1980年或以後出生的一代,但近來很多這一世代的年青人積極參與社會議題,從保育開始直至近來反高鐵、爭普選,而且想法、行為激進,「八十後」一詞已差不多被解讀為一群激進、充斥著不滿情緒的年輕人。

  最近筆者也看過不少評論的文章,筆者也屬於八十後的世代,也想談談這個現象。有評論指八十後世代成長於泡沫經濟時期,踏入社會時泡沫便爆破了,缺乏表現的機會,於是充滿怨氣,這一點我是非常認同的,看看自己的朋輩便可知一二。我的朋輩中,大學或大專畢業了約六七年,但發展的確很懸殊。有些舊同學事業發展順利,有的當了經理、助理經理,甚至自立門戶當老闆;但亦有很多舊同學事業上仍然欠突破,工資不高而且缺乏上升階梯,幹了六七年,人工也加不了多少,自然對政府不滿。筆者覺得這是因為香港八九十年代發展得太快,那時的年輕人因而極快「上位」,於是踏入千禧年代,發展停滯了,然而那批極快「上位」的人依然很年輕,變相阻礙「八十後」的發展。雖然沒有全面的數據,但筆者看來,在年輕一輩中,已出現了M型現象。

  還有是「學歷通脹」所帶來的惡果。自從九八年的金融風暴開始,香港一次又一次經歷衝擊,科網股爆破、美國9.11、沙士、直至金融海嘯,找工作的艱難時期比順利時間多很多。政府對中年、低技術的階層提供再培訓,又提出如「十大基建」項目紓緩建造業的失業情況,而對年輕人則鼓勵進修、增值,希望推遲他們的畢業時間,於是一大堆的Top-up Degree、副學士、文憑、高級文憑等課程便應運而生。這樣提高了港人平均學歷,但也帶來了一個負面影響,就是很多這類課程的畢業生,對自己的要求也隨著自己的學歷一同提高,覺得自己好歹也是專上學府畢業,沒理由要做低層的工作,又要求增加大學學位以給他們升學機會。然而政府的回應並不積極,而香港的勞工市場根本沒有那麼多要求大專學歷而又給予相應薪金的工作,八十後的怨氣便由此而生。

  即使學歷本身已較佳的一群大學畢業生,也會因為這個「增值」的風氣而需要進修,當然要付出更多的時間和金錢。筆者還記得畢業那年,也有嘗試報讀碩士課程,那時候大部分本地大學的收費不過是四萬元左右;到數年後,已增加至六七萬起,個別科目如MBA或工程理科等更昂貴。一方面,大學畢業生普遍工資數千至一萬,還可能本身也要償還Grant loan,再讀一個課程,實在吃力;但另方面,在「大學生周街都係」的情況下,進修卻又無可避免,而進修後卻不一定帶來較佳的前途。在這個花時間、花金錢但回報不明朗的旋渦中,不滿情緒難以避免。

  為什麼十多年前不會有激進的「七十後」,但今天卻有「八十後」問題?原因在於九十年代經濟發展還好,人人忙於賺錢,又有晉升前景,自然事事滿足;但今天的經濟正處於停滯的局面,「八十後」無法如願地發展,故此充滿怨氣。政府能做的其實不多,只能夠藉經濟向上帶動,問題是很難解決的。而由此看來,人工相對吸引又穩定的公務員職位至少在未來數年依然吃香。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