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2月14日 星期日

再談官威

  上一回談官威這個題目已是兩年前,當時從紀律部隊轉到文職後不久,兩者管理文化上的差異,對我的確帶來很大的衝擊,於是便寫出該篇文章。

  兩年前的我,面對過紀律部門的官員們的不可一世,再看看文職官員們的以禮相待,除了想向大家解釋此現象,還希望各位有志投考紀律部隊的考生作好心理準備;兩年過後,雖然已沒有了那份衝擊,但體會卻是更深,原因是自己對此題目的體驗比兩年前更多,可以讓大家再研究一下。

  上一次筆者也有提到,上司對下屬的態度或多或少與見識多寡及環境因素有關。某日星期六早上,筆者需要上班,於是到公司附近的快餐店買早餐。在等候的期間,後面來了一位穿著夾棉外套和牛仔褲、打扮樸素的女士,她也是來買早餐的。我們一同在等,那時我才發現這位女士是某位局長!當時我想:「她總有一位半位下屬上班吧?犯不著要自己來買早餐。」我拿了早餐離開後,走了幾步路,便看到那位局長的AM座駕和司機就在不遠處等候著。我想,換著我是那位局長,或者甚至我是那位司機,必定會提出「不如局長先回辦公室,司機替你買早餐吧?」但這位局長就是如此小事也不假手於人,比起那些利用自己的職級叫下屬替他們做私事的芝麻小官,高下立見。

  我常說,自以為很高級的人一般都不怎樣高級,因為很多是見識少的井底蛙。又說多一個故事給大家聽聽,筆者早前有幸見識每年一度在禮賓府舉行的授勳典禮。踏入禮賓府的禮堂後,便看到很多穿著紀律部隊白色禮服的官員,他們的工作,就是引領嘉賓和獲授勳者到適當位置,換句話說,是「帶位」。他們的職級,全都是等同於警司級別或以上的紀律部隊官員,平時是一區之長、或是一個「環頭」之首,統領千百人員,但到了這個儀式,竟然當一些平時他們叫手下做的工作,我也有點始料不及。但想深一層,其實也是很合理,典禮由特首主持,獲授勳者很多也是社會名流,如此推論,由高層紀律人員「帶位」也很合理。筆者說出這故事,並非有意貶低這些官員或者「帶位」工作,實際上儀式上每一個崗位都很重要。然而,我想帶出的是,政府有十多萬人,階級只是一個相對而非絕對的標準,別以為自己很「巴閉」,實際上一山還有一山高。

  我曾與一些現職紀律部隊主任級的朋友談起此問題,他們有一個論點我是認同的,就是作為管理人員,有時嚴格一點會對工作帶來方便。舉一個簡單的例子:如果一位出名嚴厲的上司和一位出名和善的上司分別吩咐你做事,你對前者還是後者的工作較為著緊?當然是前者。有時候太好的上司會使下屬「唔識驚」,最後闖出大禍。所以,筆者想帶出的,是上司們在非公事上對下屬的態度。假如我做錯事給上司責罵,當然不高興,但即使語氣有多重是合理,因為錯的是自己,而且是接受薪金時所附帶的。筆者所針對的,是那些自以為很高級、不論公事私事也對下屬呼呼喝喝的人,希望他們知道,真正的高官,絕對不是這樣。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