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1月12日 星期五

巧遇「新人」

  早前工作時有較重物件需要搬運,請了總務室安排同事幫忙,他們安排了一名年約四十歲的二級工人來到。這位同事,非常有禮貌,工作態度比起我某些自恃受過最高等教育的同事好千萬倍。

  起初我沒有特別的想法,只覺得能在工作中遇上勤奮的人幫手已屬萬幸。其後跟他談了一會,才知到他原來是一名「新丁」,是上一回公開招聘的二級工人,再轉到筆者的部門。言談間他表現出很滿意現時的工作,說總好過在私人市場「今日唔知聽日事」。雖然我在私人機構任職的日子不多,但總算是處於經濟谷底的年代,非常理解他的擔憂,他現在就和當初我能考進政府懷著同一種心情。

  這位同事之所以與別不同,當然是他的背景。換轉是一個當了十多二十年的同級公務員,很可能滿腹怨言,說這件貨重、那箱貨難搬,務求將工作量減至最少。筆者並非針對某些職系的同事,而是眼見很多人,被鐵飯碗世界庇蔭得太久,會事事計較,吃虧一點兒也不行,形成為人詬病的官僚主義。原因很簡單,對他們來說,真正被剝削和裁員等事,確實遙不可及,怎會珍惜眼前工作?

  雖然筆者一向不太喜歡王永平,原因不是他在任期間是公務員的黑暗時期(如凍結招聘、033減薪等),而是他在位是也不太走出來交代政府政策,退休(或者說是「無得撈」,因為2007年不被曾蔭權委任為局長)後卻以學者身份對政府指指點點。只不過,他某日在電台上說,政府喜歡從低層晉升而很少直接招聘較高職級,會令公務員與外界脫節,這一點我非常認同。

  的確,政府內很多人也與外界脫節,不知世界艱難。回想當日還在紀律部隊之時,經濟沒現時般好,某位「三柴」滿腹怨言地說著部門如何不好,自己的前途如何不濟。我回應說:「以你的人工,在外面來說,已經很好!」

  說近一點,早前公務員工會職合會的主席梁籌庭臨近退休,接受了某報章的訪問,他那時是署理文書主任,月入二萬多元,他對記者說:「我二萬幾人工,管哂成層樓,政府請我真係抵。」就一句說話,就知道與勞工市場有多脫節了。二萬元,已經可以在零售業請一位的經理有餘,或者再說盡一點,去那間「太刻薄」的快餐店看看門口的招聘廣告吧!管理一間分店的經理,人工不過一萬餘元,梁先生的人工,可以請兩個有多。

  當然,其實兩份工作不能直接比較,我亦不是想在此討論公務員薪酬這個談不完的題目,只想帶出一點,其實有時想得正面一點,少了怨言,人自然開心。作為打工仔,除了睡覺,至少有近半時間是工作的,工作快樂,便有至少一半的生活時間是快樂的了。像我碰到的這位同事,雖然職位是公務員之中差不多最低的,但他懂感恩和珍惜這份工作,表現自然會好,我也衷心希望他前途一樣好。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