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11日 星期六

突發新聞資訊應如何處理?

  最近香港記者協會及各大傳媒經常批評警方封鎖消息,令他們無法採訪。長久以來,警察和消防使用的無線電可以容易地被截聽,以前只需要到例如在鴨寮街的電子通訊器材店,便可以買到截聽用的無線電接收器。自從警察轉用了第三代無線電系統CC3後,便算得上完全不能被截聽,負責突發新聞的記者便要靠截聽仍未轉換的消防無線電或警方的官方發佈資料去採訪。由於消防的無線電將於不久後亦會升級至不能被截聽,傳媒於是先發制人,表示新聞自由不容被封殺,更有傳媒形容假若消防無線電升級了便等同「突發記者之死」,記者協會更要求警方將所有緊急求助在刪除私隱資料後全數向傳媒公開。

  在這件事上,政府的確處於弱勢,傳媒聯合起來,數間電子傳媒和十多張報紙足以做成一個強大的宣傳網絡,政府根本無招架之力。但在舉起新聞自由旗幟的同時,過去和現時可截聽警方及消防無線電的日子對大眾市民有何利弊呢?在傳媒一面倒反政府政策之際,容我作為一個前緊急調派人員談談相反意見。

  從新聞讀者的角度出發,截聽會帶來更多的消息,自然看得更津津有味。那裡有打架、那裡有犯罪,記者可能比警察更早到,第一時間將現場情況帶到觀眾面前,亦可監察政府的行動有否過失,更可能因此揭露社會問題,例如哪條道路設計有問題導致意外、哪些政策不足導致有家暴。但問題是很多時讀者覺得「好看」的新聞,其實與公眾利益扯不上太大關係,例如「不甘女友被望,兩男互毆」、「被屈機男子機舖內打人」這類新聞。讀者可能會大呼「過癮」,傳媒當然樂意追訪,但其實想深一層,只可能是無聊得很的小事。

  另外亦引至私隱問題。現時警方會向傳媒主動通報一些相信它們有興趣的事件,例如交通意外、行劫等。但也應要顧及受害人的感受,特別是未成年人士和性罪行的受害人,如果將所有資料交給傳媒,即使刪除了個人資料,也有「來採訪吧!」的隱喻,難道新聞自由就可以凌駕市民的私隱和人權?筆者還記得有一段時期很多內地孕婦來港產子成為社會熱話,於是那段時間突發記者當截聽到救護車無線電有「孕婦待產」四個字便爭相前去,務求可以採訪到一宗「內地人又來港產子」的新聞。但事實上,將心比己,你或你的家人真的臨盆之際,你希望有記者來採訪嗎?縱使故事最後沒有「出街」,感覺也不好吧,一個市民生孩子,與公眾利益又如何扯得上關係呢?市民也應能享受應有的私隱吧?

  還有一點是保安的考慮,這點消防和救護可能不太緊要,但對警察來說是很重要的保安資訊。如果警方把整個緊急事件的資訊交予傳媒,等同把現時的警力狀況公告天下,罪犯自然能有機可乘。而且,可能有些仍在進行中的案件會因為曝光而被影響。正如最近維基解密事件,讀者當然看得高興,但對公眾安全卻是大災難。

  要在新聞自由與市民私隱和保安之間取得平衡並不容易。筆者覺得,緊急救援的無線電不應該被截聽,因為當中涉及太多個人私隱。例如一宗簡單的緊急救護服務,在無線電中已可以得到地址、病人資料和病歷等等,傳媒根本不應該拿得到。現時警方主要向傳媒發佈一些事件的採訪通知,是一個可行而合理的做法,因為可保障公眾知情權之餘亦可確保私隱免受侵犯,當然記者協會批評警方發佈得太少的確要改善,但要求他們將所有資料在刪除個人資料後全部交予傳媒卻有點過份。其實如果這個機制處理得好,更可減低突發記者「收錯料、去錯case」的機會。

  至於消防和救護方面,筆者覺得日後一旦阻止了截聽,官方可以效法警方的做法,向傳媒通報火警和特別服務(例如交通意外、墮海等),而救護服務則應該只通報大量傷者事故(例如食物中毒、不明氣體等),因為正如先前所說,救護服務內有大量個人資料,而且很多時只是一宗病人個案,談不上是公眾利益,難道筆者肚痛入醫院公眾也要有知情權?我沒那麼重要吧!

  或者有人會擔心由官方發佈可能會有隱惡揚善,例如有同事做錯了便不通報。筆者建議可設立一個獨立機構,由法律界人士、傳媒代表、關注人權組織和私隱專員公署代表等人士組成,定期監察通報機制,便可以在享受香港既有的新聞自由,市民私隱亦不會被侵害。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