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月12日 星期四

宿命•困局

  數年前認識了一位大學的師弟,剛認識時他還未畢業,並告訴我已獲某紀律部隊取錄當員佐級。言談間,他並不介意當基層員工,只覺得新工很有挑戰性,萬分期待。

  過了一年左右,再遇上他。與他談話可知他對工作甚有滿足感,因而甚有熱誠,對升職並不特別熱衷,因為現狀已非常滿意。

  最近再遇上他,不經不覺已當了五六年,他說來有點氣餒,不是前途問題,而是有點孤軍作戰的感覺。他說,工作關係,接觸甚多法律上的灰色地帶,同事們每每只求自保,不是尋求圓滿解決辦法。而因為涉及檢控,部門動輒要求解釋,甚至調查,以至有點喘不過氣,開始求去,尋求出路。

  我絕對理解他的想法,可是能幫的,真是很少。我心中亦有點矛盾,一方面想:又一個人如我所說,走進紀律部隊員佐級的兩難最局面;另一方面又想:他是我見過最具工作熱誠的年輕人之一,連他也如此,難道真的不能有例外?

  同一場合有另一友人說家人想投考他的工作,他的回應已和我常說的差不多,叫那位朋友的家人先找他談談,了解多些才決定。

  當員佐級的,每個人的想法不同,當然也可能與家庭、學歷和工作背景有關,但離不開是前途、壓力和工作滿足感。像我的師弟,有工作熱誠,亦知道他個人聲譽不俗,但滿足感已降低不少。筆者亦曾與一位提早退休的警員談過,他現職保安,他說捱了這麼多年,很擔心會有危險或者「中招」,連退休金也失掉,儘管保安工時較長、工資較低,但至少心理壓力少一點。又舉另一例子,友人是某紀律部隊新成立小隊的骨幹人物,甚有熱誠闖一片新天地,但眼見部門、長官和同事的態度,往往甚為失望。曾幾何時,我也有這種感覺。

  諷刺的是,往往真正享受人生的,卻是那些返工等放工、遇事「卸、閃、縮」的人王。任職多年的家父曾說,只要做足本份之餘不搞事,人家知你在等退休,也不會針對你。

  所以,筆者覺得要管理紀律部隊員佐級實在不易,高學歷的、hea的、等退休的、有工作熱誠的,各有所求,難以滿足所有人。然而文化早已根深蒂固,部門、長官往往「錬」摶命的、放過「hea」的,變成好像「hea」才是王道。能做的,只好調節自己的心態,畢竟紀律部隊員佐級在人工和福利上也不算差,行行也有難處,只好樂觀點。

  只可惜生命是必須妥協。希望筆者的朋友會很快找到一片新天地。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