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月31日 星期二

結果論

  一直有看我文章的朋友,也知道我很討厭「跳板論」:只是想當某較職位,因為考不到,轉而申請較容易成功、但自己並不喜歡的職位,妄想以現職公務員身份再投考心儀職位會較易。說過多次,這不是一條捷徑,反而可能是陷阱,說過了,不多談。

  筆者另一討厭的是「結果論」。我也說過,很多考生也會為自己的失敗找藉口,當中以「結果論」最常見。所謂「結果論」,就是嘗試分析獲聘考生的特點,稍為有和自己不同的,就認定是自己失敗的原因。 最常見的,是眼見那些文職主任如AO、EO,或者紀律部隊督察、主任大多來自港大和中大,自己不是這兩所大學的畢業生,就認定人家是歧視,只請這兩大學畢業生;另一常見的,是眼見紀律部隊聘請的多是十多歲至二十出頭,自己年近三十甚至四十而又落選,斷定人家只請後生仔。

  其實只要想深一層,就知結果論根本不能成立。港大、中大的考生們,是因為背著這個身份,還是本來質素較高?進得了名牌大學,本身成績已有一定水平。話說回來,其他大學就沒有質素高水平的畢業生嗎?事實上,本地其他大學畢業生當上AO或者紀律部隊主任大有人在,名牌大學畢業但落選亦如是。 說回紀律部隊,沒錯,入班的多數是年輕人,但主因是年輕人未有固定事業,每種工作也去試,考生多、取錄自然較多:反之,年過三十者,大多在某一行業有一定經驗,不會突然轉行,加上歲月催人,體能未必及上年輕,考生自然少,取錄較少亦正常,正如數年前也有位年過四十的新海關關員,我想與他年紀相若而一同投考的,根本不多,甚至沒有。

  很多人也活在結果論中,嘗試將失敗歸咎於自己難於改變的因素,結果只會令自己原地踏步。開個玩笑說,人家請的人全部是靚仔靚女,就說自己不夠靚引致落選;反之,請的人全都其貌不揚,就說自己錯在太英俊、太美麗,但從不想想自己的語文能力、臨場表現等等真正決定性因素。

  不知從何時開始,很多香港人也有這種自我歧視的傾向:「總之不利我,就是歧視我。」考工如是、考學校如是,本身可能只是公平對決,敗陣了便在結果中找一些自己無法改變的事實,說是人家歧視。其實撫心自問,每次筆試、面試的表現如何,大家也心中有數,是表現不濟、抑或遭人歧視而落選,相信自己最清楚。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