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2月29日 星期三

被扭曲的制度

訂立一套制度,必會有訂立的原意和預期的成效,但最終結果卻未必符合預期。上公共行政課時教授說過一個經典的例子-上世紀初,香港鼠疫為患,政府為求鼓勵滅鼠,市民如果拿捕捉到的老鼠到政府部門,可獲獎金。政府預期老鼠會減少,但事與願違,因為市民知道有此政策,便在家中飼養老鼠拿去換錢!

公務員的制度也一樣,舊有的長俸制,就是讓員工無後顧之憂地工作,但結果卻做成某些人無後顧之憂地「hea」;多至180日的病假,原本讓公務員即使工作至身體不適,也可有穩定的收入,但卻被某些人利用來「自組假期」。

還有是跳薪制度,原意是獎勵年資高的同事,讓他們比年資淺些的多拿一點薪酬,照道理多收八両,理應多出半斤力,可惜的是有些「老鬼」利用自己的年資和地位,欺負新來的同事,變成新人薪金少而工作量大,非常不公平。

有些網友對這種情況非常不滿,以助理文書主任為例,拿頂薪的同事,比新人的薪金高近一倍,但工作量卻可能比新人更少。不公平嗎?我也有此感覺,但人性如此,並非任何人或措施可以改變的。諷刺的是,我們找公務員空缺時,選的是「條尾要夠長」(頂薪高),一樣的職責,隨著年資增加可以有更佳的人工,「正!」;但當自己真的獲聘後,又覺得「拿max」的人尸位素餐,管理層應該讓年資高的同事要承擔多一點職責;可能到自己拿頂薪時,又會覺得「我都捱左咁耐,D野梗係要留俾新仔做」,如此惡性循環,早已形成。

在某些公務員職位,這種文化早已根深柢固,要改變可能只可靠大家「良心發現」。或許一名公務員新入職時會想:「到我做老鬼時,不會像他們一樣卸膊!」可是到自己真的有若干年資時,或已被潛移默化,又或者來自同輩的壓力,不敢「做壞規舉」。

其實,這亦與公務員制度太透明有關。公務員的薪級表、某職系的薪金並非秘密,同時表示公務員間也可以按著年資估計同事的薪金,才會感到自己受到不公平對待。若在一般私人機構,一般同事間根本不會知道同級同事的人工,所以即使覺得某些同事「很廢」、「吞pop」,雖然氣憤,但由於被蒙在鼓裡,不知道他的薪金多少,感覺不會那麼強;但在政府,當你覺得拍檔很差、同時你也可知道他的薪金可能比你高很多時,你的憤怒便會因而加劇。

任何的制度被扭曲後,都會變成另一回事。就像幾十年前,小學六年級生有「升中試」,後來改革了,成為只考語文和數學推理的「學能測驗」,原意是令所有考生不用死記硬背,純粹憑智慧考試,可惜卻被學校和家長扭曲,創造出一本又一本操練用的「補充練習」(我也做過不少),使「學能測驗」最終走向末日。要改正被扭曲的制度很難,除非推倒重來。但想深一層,大家之所以想加入政府,無非是為一個「鐡飯碗」,如果政府能夠輕易辭退工作能力或態度欠佳的人,便不會再是「鐵飯碗」,這又是否大家真的想要的結果呢?說來有點消極, 在這個被扭曲的制度下,要保著自己這個「鐡飯碗」,便不能打破人家的那個,即使那些人不值得擁有。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