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7月19日 星期四

下台的啟示

前發展局局長麥齊光日前因為在二十多年前與同事「互租物業」申請「自行租屋津貼」而被受批評,及後更因涉嫌「互賣物業」被廉署扣查,最終迅速落台。不論他們兩對夫婦最終是否被定罪,也可警惕公務員申請附帶福利時需留意更多因素。

如果純粹「互租物業」,在當時的規定上是可以申請「自行租屋津貼」的,因為規例並不限制申請人是否擁有物業,只限申領人不可租住自身或親屬的物業。但事件曝光後,很多人也批評他們即使沒違規,但也覺得他們「lam到盡」。公務員事務局局長回應時說過,公眾的觀感他無法控制,這也是千真萬確。在筆者看來,雙方觀感的落差在於公務員與市民對此事從不同的方面思考。

公務員著重的是規例。對公務員來說,房屋福利是一種「福利」,是工作附帶的,我合資格申請,沒有違規便成,否則「蝕左」。即使是互租物業,其實只要租金是市場合理價格,租一名公務員的物業,或是租一名普通市民的物業,其實政府也是付出同等金額,政府並沒有多付。

市民著重的福利的原意。對市民來說,公務員的房屋福利是幫助他們的住屋需要,幫助合資格的人租住或購買房屋,既然涉及的兩個家庭也有能力置業,再拿政府福利便是「lam到盡」、走法律罅。由於雙方著眼點不同,便做成觀感不同。

這次的個案無疑有爭論點,誰是誰非留待執法和司法機構定奪。筆者覺得,如果規例上沒有限制的,其實很難說是有問題的,說到尾只是行使自身福利。站在道德高地去看,當然可以說人家鑽空子「拿著數」,但其實如果沒犯法的,相信很多人也會做,最重要的是一個人沒有隱瞞資料藉以拿雙份福利。

如果只看福利的原意,有很多情況也可以被人覺得有問題。最簡單的例子,是紀律部隊人員即使居於宿舍,自行買私人樓宇並沒有違規,又是不是「住政府平樓出去炒樓」?本身擁有私人物業的公務員,如果將其私人物業賣掉,然後申請公務員公共房屋配額,既不違規亦不用「過冷河」,又算不算「Lam到盡」呢?事實上這兩個例子也並不違規,但如果若干年後某位問責高官做過上述行為,又會否被市民覺得「誠信有問題」?

筆者是公務員,我承認想法偏向與其他公務員一樣,偏重看規例,而且覺得以今時今日的尺度去評論二十多年前的行為未免有點不公平。但有時從福利原意的角度出發,也會覺得某些現行規例下容許的行為其實不太好。

筆者的心中的尺是:該行為有沒有令政府多付了錢?有沒有令其他公務員的利益受損?例如高級公務員的各種協助置業的津貼,其實合資格的話,理論上一人拿一份津貼是合理的,所以現時的非實報實銷現金津貼便以此理念實施。但若是公務員公共房屋配額或是紀律部隊宿舍數量是有限的,每多一位申請人便會令大家的機會減少,所以規限較嚴謹是合理的。

當然,各位可以說,小弟目前沒有領取(實際是未有資格)任何房屋福利,自然可以站在道德高地說三道四。但將心比己,住屋是香港人的一大難題,在政府有限的資源下,希望可以運用得宜。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