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3月1日 星期五

我的沙士十年

今年是2003年沙士疫症後的第十個年頭,最近不少傳媒也製作了相關的紀念節目,使我憶起不少當年的經歷。

2002年12月底,我剛從八鄉出來,轉到總部受訓,當時已有人開始說要在家煲醋抗疫。到了2003年3月,正式畢業了,由於是新人,還未有太大感覺,但日子久了,發現轉院個案多了,亦在類別出現了「非典型肺炎」("AP", Atypical Pneumonia)。那時候,世衛還未命名它為SARS疫症,大家一看到「AP」個案,也會提醒救護員要全副保護衣物上陣。

當時真的很害怕,一方面擔心自己的生命會否受到威脅;另一方面,也擔心會否有同事受到感染,因為辦公室是一個二十四小時運作的地方,如果不幸有人染病,不能像一般人送到隔離營,而必定會在控制中心隔離,屆時便不能回家。

當然,這個擔心最後也沒有發生。諷刺的是,當年卻是清閒了,因為市民都怕到醫院,救護車召喚數字大幅下降。還記得當年當值時的數字,每日大約只有一千三百多宗救護車召喚,現在的平均數卻是二千二百多宗!

那個時候,畢竟不久的我,月薪大約二萬絕對算是高薪一族。沙士過後,經濟大蕭條,大學師弟們畢業後找到的工作,一般月薪只有六七千。我在很久前也有說過,沙士過後不久,有一天路過提供電腦培訓服務的舊公司,原來非常巧合,那天是公司經營的最後一天,原因正是沙士期間沒有學生,撐不住了,總公司要把培訓部關掉。雖然自己只是隔岸觀火,但那種震撼,使自己更加感恩。

不得不提的,還有樓價。那時後,試過參觀西九四小龍之一的示範單位,最便宜的,一百五十萬已有交易。那時真的很心動,但一來只是工作了不久,未有足夠的首期,二來還未confirm,要知道那個時候,政府常常嚷著要向公務員開刀,自己是否仍然有工做也不知,怎敢作出如此重大決定?

沙士前的幾個月,我搭上了公務員凍結招聘前的尾班車。今日,年長了十歲,早已不是二十來歲的初出茅廬小伙子,突然想到過去,重新由這Blog的第一篇文章再看一遍,勾起了不少那些年的回憶之餘,亦能警惕自己,現在一切得來不易,絕對要努力珍惜。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