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5月2日 星期四

還有前景嗎?

翻開報紙,不時會報導內地、台灣、南韓、日本等鄰近地區的青年人也如香港的青年人般愛考公務員。內地的情況有點不同,姑且不談,但其餘地區的經濟都像香港般經歷過起伏,使很多青年人為求穩定,也喜歡當公務員。

曾有一些大企業家批評,年輕人蜂擁要入政府,是缺乏面對挑戰的表現,對整個社會不利,這點我是認同的。但事實上,在香港,很多行業也前景不佳,而且剝削嚴重,工時長、薪金不高。現時政府的工作量雖然也多了,但始終較合理,而且要估計未來五至十年的前途不難,自然吸引。

在經濟未走下坡前,很多時一班同學之中,賺錢最多的是在商界大企業的人,當公務員的一般只屬中上,但現在的情況是,往往當教師、公務員的卻是最高薪的一批。就連擁有專業資格的年輕一輩,很多人也想考進政府。有當律師的朋友對我說,這一輩的年輕律師,很多也想考進律政司任政府律師。膚淺的我說:「為什麼不在外面賺大錢?」

他說:「你有所不知了。近年多了大學設立各種LLB法律課程,亦多了人可以再讀專業文憑PCLL,所以律師數目多了。過往事務律師最賺錢的是樓宇轉讓和公司招股IPO,現在樓宇轉讓的律師費越鬥越殘,買賣幾百萬樓只要幾千元;另方面,內地的公司能上市的已有八九成在香港上了市,再有IPO的不多。」

他補充:「還有一點,就是大家向上流的機會少了。數十年前,如果幾個同學仔,一個讀法律、一個讀會計、一個做工程,到他們事業略有所成時,便是一個互利互惠的網絡。現在呢?大家做了很久也只是「二打六」,哪會有能力介紹生意給朋友?」

的確,身邊很多年紀相若、具專業資格的朋友,不論是律師、工程師還是測量師,也以公務員職位為目標,更不用說沒有專業資格的普通人。

要怪,有很多事情可以怪。怪經濟差?經濟數據好,不代表可以分享經濟成果,除非你是尖沙咀銅鑼灣的金飾和名錶售貨員;怪學歷通脹?對,香港大學最近開辦了「Doctor of Public Administration」的非研究博士學位,更註明畢業生可用Dr. 銜頭,從前一個學系只有一兩個博士研究生,現在修課式的博士可能每年每班也有數十人。

而且,與筆者年紀相若的,也受十多年來的經濟動盪影響,變得「穩定至上」,甚至父母們也希望他的子女工作穩定,是否會發達反而是其次。

筆者寫文章,很討厭某些在報章撰文的人「呃稿費」般的沒立場,寫一大段現況,結尾卻是:「這個問題,值得大家正視」之類的廢話,毫無建樹,唯獨這個情況,真的很難有甚麼真知灼見(有的話,我也去了當司局長了)。我們改變不了環境,但也可以順著自己的喜好和環境找一條合自己的路,公務員只是其中一條路,而非唯一成功的道路。即使真的想當公務員,其實當中也有不少職系,挑選適合自己的才會有理想發展。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