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7月23日 星期二

錯配的心態

只從十多年前的港英政府將數間學院升格為大學後,香港人開始說:「大學生通街都係。」現在除了受資助的八大院校外,還有私立的樹仁大學,再加上公開大學等院校,稱得上是大學生的,的確多了不少,再算上自負盈虧的各式各樣外國大學銜授課程(Top-up degree),真的很多。

正因大學生多了不少,有些自認為不在名牌大學、不算精英的大學生,覺得前景灰暗,曾經見過還未畢業、自稱非三大(港大、中大和科大)的受資助課程大學生在討論區自稱「廢柴」,筆者立即糾正:未轉3-3-4DSE學制前,中五會考生平均每年十萬以上,中六學位三萬幾,經聯招上受資助學位課程的只有萬五左右,差不多是同齡人口中十選一,這樣叫做「廢柴」?以上例子,只是其中之一,不少將近畢業的大學生,常常會以「非三大、普通大學生」自居,再說「想考督察,知道好難好渺茫,想考警員...」之類的說話,明顯地自我信心不足。

奇怪的是,反而部分Top-up degree學生、副學士、甚至高級文憑,卻信心爆棚,常常會問:「副學士/Top-up degree/高級文憑可以考督察嗎?」老實說,資格上可以,但實際上只有零星成功例子,有些部門如果有篩選,可能連進入第一回合遴選的機會也沒有。

又是「學術量化寬鬆」的錯,令高中、大專和大學的界線變得模糊。十年來,多了不少「大學生」,原本水平較高的,感到大學生多了,自己身分不再矜貴;原本升不上大學的,即使是讀top-up degree或副學士,卻可以在大學裡上課、申請大學生的信用卡甚至住大學宿舍,自覺和經聯招(JUPAS)入大學的同學分別不大,自我感覺自然「升呢」。加上剛轉為3-3-4學制,從前的中學畢業生,變成DSE高中畢業,又會感覺自己和以前的預科畢業沒兩樣。

筆者覺得,初生之犢不畏虎,寧可自負一點,總比沒膽嘗試為佳。一試又何妨?失敗不緊要,檢討後再出發,假若努力過又有能力,總會考得上;若然盡了力依然屢試屢敗,總會有天接受自己力有不逮,與該職位無緣。切忌只活在自己的世界,為失敗找藉口,自命懷才不遇,怨天怨地。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