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5月21日 星期四

薪酬趨勢調查2015

被筆者形容為「一年一度輸打贏要」的本年度薪酬趨勢調查日前揭曉,建議高級、中級和低級公務員分別加薪3.42%、4.12%和3.02%。

有同事指跑輸通脹,不太滿意。其實整個調查只是看私人市場的薪酬趨勢是加是減,通脹的因素只是從中間接反映出來。換句話說,如果私人市場的薪酬追不上通脹,調查結果亦一樣。

所以,開始有人提出是否有應該像長俸般,根據甲類消費物價指數決定人工加減,而非按薪酬趨勢調查。理論上其實可行,但以一向的「輸打贏要」精神,如果經濟好,私人機構的薪酬和花紅有顯著升幅時,又會有人要求薪酬趨勢調查。正如為何當初會設立薪酬趨勢調查而非根據通脹加減薪,正正是七八十年代經濟起飛的「魚翅撈飯」年代,如果現在轉跟通脹,其實也只是另一個「輸打贏要」。

說回調查,值得留意的是扣減的增薪上升。筆者曾在《「過三關」之二:薪酬趨勢調查》作解釋,現時加幅所謂「扣除增薪」,是扣除整個政府因為給予員工增薪點而增加的開支。舉例說,如果調查顯示公務員應加薪百分之五,但原來政府本身也因為增薪而要增加百分之二的支出,那麼加薪幅度便會減少二個百分點,剩餘百分之三。背後的道理是:原本公務員也有增薪點,但因為有調查報告,如果需要多加一點,便要扣除原來已有的增薪。

扣減的增薪上升,原因是新人多了。過去有四年多凍結招聘,新人不多,而年資較深的人早已到頂薪,但近年招聘解凍加上退休潮,新人多了自然增薪支出亦上升。於是又有人提出應取消扣減增薪機制。

但回顧歷史,扣減增薪源於上世紀八十年代,當時把私人市場的花紅計算在調查內,但研究指出公務員有增薪,所以要計花紅的話,便要扣減增薪。換言之,如果取消扣減增薪機制,便不能計算花紅,是得是失難料。例如2007年曾有人商界人士提出不應計算花紅(詳情:回應田北俊「公僕薪高須服眾」的文章),但到了金融海嘯後,高級公務員曾因私人市場花紅大跌而大幅減薪5.38%(見:不受尊重的薪酬趨勢調查),提出不計花紅的商界人士自然不再提起了,因為若然當時不計花紅,高級公務員甚至要加薪。

所以,其實三個調查數字背後大有學問。為什麼計這些、又不計那些,有其歷史背景。有意見,當然可以提出,但每種計法也是「有辣有唔辣」,不能事事「以較高者為準」。舉例說,即使真的跟通脹,若然外間加人工高於通脹,便不要後悔了。

3 則留言:

  1. 你好!我想知道長俸公務員退休服務年期中,有甚麼日子是不作計算服務年資?(例如:無薪病假等)

    回覆刪除
    回覆
    1. 可參考

      http://www.legislation.gov.hk/blis_ind.nsf/CurAllChinDoc/1576ADA718ABEF464825650F000C2300?OpenDocument

      刪除
  2. 您好呀,我早幾日曾email致閣下,請教一些投考紀律部隊的意見,未知閣下收到嗎?謝謝您,麻煩晒!

    回覆刪除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