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5日 星期六

理想與現實

最近蘋果日報訪問了兩名離開政府追求理想的故事:

放棄月薪五萬 唔做EO寫小說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special/art/20160124/19462904

筆者不太喜歡這類訪問很多時由被訪者口中批評政府或者公務員如何不濟。政府當然有其問題,就是所謂的「官僚」主義,但反過來去看,這其實是讓「制度」凌駕於「人」之上。如果真的人人也可以不跟程序去做事,行政的好壞便要取決於「人」而非「制度」。做好了,當然人人讚賞;可是做錯了,或者人人處理的尺度不一時,便一定被批評。當我們要「制度化」,便要犧牲某些事,正如很多人會批評麥當勞的分工方法-它把人的才能放至最低點,務求令任何一個人只要稍為訓練已經可以勝任,弄漢堡包的根本不算是廚師,只是跟指引去做,對員工來說滿足感欠奉,但對機構來說卻是有效率,因為任何一個員工也可頂替弄漢堡包的位置。

那位前EO說:「連自己的辦公室也改不了,試問我怎改變整個政府呢?」這說得對,但反過來說,作為一個入職數年的主管,會覺得自己可以改變的幅度有多大?即使在私人機構,也不見得幅度可以有多大的改變,把整個部門的下屬也辭退?即使你有膽去做,僱主也會質疑你發生什麼事,更不用說如果當中有「皇親國戚」的話一樣也裁不去。當然,在私人機構,下屬為怕飯碗不保,必定「聽話」;在政府,炒長期聘用公務員很難,才會「叫極唔郁」。

其實我很久以前也說過,出來工作,不論是在政府或是私人機構,先不要介意當低級工作。然後,也要接受理想與現實的落差,特別是經驗尚淺時,怎可能讓你「話哂事」?例如,紀律部隊主任畢業後已是小隊主管,但面對一班經驗比你深的下屬,怎樣管理才是表現才能的地方,如果可以讓你有權把一切「推倒重來」,管理肯定較容易,老實說,這就不用那麼高人工請人了。要記著,不論做政府工或是到私人機構任職,你是加入機構,即使給予你自由,在一定程度上也要依從機構的規定。

當然,剛剛提到的「自由度」才是重點。在完全自由和完全按本子辦事之間,政府明顯是傾向後者。在處理工作時,其實達至某一職級的人員可能具備酌情權,可以自行決定,但現時的政府的確有「決定向上移」的風氣-即是「你高級、你話事」,做錯決定不是我責任,我只按規則。最近有報導指有義工到避寒中心派物資被阻止,其實也是一個典型的例子-上級沒跟我說過可以派物資,所以阻撓,是「按本子辦事」,但從市民的角度去看,完全是官僚主義。我在上一段說,如果完全讓你「話哂事」的話,不用那麼高人工請人,其實反過來,如果每每也如鐵板般「按本子辦事」,又何需要以高薪聘請?

要解決,很難,唯一方法必定是由上而下。對善用酌情權的同事多加讚賞似乎太理想主義,但少點對運用酌情權的同事加以責難卻是可行的。又拿小弟的的老東家作例子,如果接到求助而派消防/救護車時永遠以電腦為準,電腦錯了也不更正,為何不直接把控制員的人工省掉,創個類似Uber的app便行;反過來,如果沒有指引,完全任由調派,又會天下大亂。

政府與私人機構,有本質上的不同,兩者很難直接比較。政府講程序,但私人機構主要講利潤,過程不太重要,但對前者來說,按指引之餘,理應加入一些常理去作決定,要人性化一點才行。我以前也有提到,一旦出了事,例如要上法庭或者被傳媒廣泛報導,法官、記者以至一般市民也不會接受以「按本子辦事」為擋箭牌。

至於程式編寫員說軟件落後,我想,老一輩不肯學新的東西是真的,但省錢也是真的,大家納稅人也不會接受政府無謂地常換電腦軟硬件吧?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