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13日 星期三

房屋福利轉變

在樓市未瘋狂上升之前,公務員的房屋福利近年沿用一套理念,而且算是有效。在這個理念下,高級的公務員主要拿津貼,中基層的就主要是公共房屋配額中的公屋和居屋。

原本是行之有效的,不過近年樓市達至瘋癲狀態,津貼的升幅又受制於通脹,房津變得不吸引(特別是中級公務員),大家也傾向要居屋或公屋,因為更加實際。

但本來公務員公共房屋配額是為中基層公務員而設的,所以有薪級點上限,申請人和配偶如同時為公務員,兩者皆不可以超越上限。

這些條款,不受影響的同事不會理會,但受影響而不能申請的便會高呼不公平。例如上述申請公屋居屋的條款,他們會說:「如果配偶不是公務員,月入十萬也可申請,但配偶同是公務員則薪金或頂薪超標便不能,很不公平。」

其實,這也只是保護中基層同事的福利。正如當年有員佐級同事,配偶是主任級,申請員佐級宿舍被拒,理由是他曾經入住過主任級宿舍,他也有怨言,但我也跟他說:「留返員佐級宿舍給我們,好嗎?」

另一例子,心水清的網友早已發現,就是第一標準薪級同事(如二級工人)的公務員公共房屋配額比例較總薪級表人士高,即機會較大。但其實第一標準薪級表的基層同事人工不高,是更有需要得到公共房屋的。

這個問題,另我想起下面這幅漫畫,要公平,還是公義?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